關於部落格
  • 199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罵人的高度?

記得之前還在唸書的時候遇到過一位老師,這老師為人處事的態度充滿了直來直往的美式作風。她會在我們進行簡報時,毫不猶豫的提出質疑,直接對著報告者大罵:「你亂講!」。一開始時當然會有同學受不了,覺得老師太兇之類的,但是老師也很明白的說,這可是課堂報告啊!她所針對的必然、也僅能是報告的內容,如 果有同學因此覺得遭到人身攻擊的話,那她不僅感到困擾,也會覺得課程目標沒有得到同學應有的尊重。

雖然當時老師這樣說的時候,多數的同學仍是一臉迷惑,但我個人可是非常欣賞她這樣的作風。雖然我之後也曾在簡報時被她打的滿頭包,不過與此同時我也有過當場直接回擊的爽快經驗。

在 那個連結裏的大家所討論的那篇文章,被罵的人是陳瑞仁檢察官,寫文章罵他的人,很明白的舉出他過去在偵察之中的不當行為,例如捏造自白被法官和律師抓包之 類的,並以此質疑他的偵察品質。在我看來這篇文章是一點問題也沒有,因為檢察官可是拿納稅人薪水的公務員啊!他們的工作很單純的就是依法執行公務,但我想 大家應該都不難明白,捏造嫌犯自白加以起訴再如何看也不該是一種依法執行公務的行為。

不過我們也可以在討論之中看到,有某些人認為這種質疑陳瑞仁檢察官的言論......怎麼說呢?感覺上實在是高度不足。個人認為他們之所以覺得高度不足的原因也很簡單,那就是無法區別何謂私情,何謂公論,所以將之視為一種人身攻擊。

我 認為台灣在論事的訓練上實在是相當的不足啊!正如同我那位老師所說的,這是在課堂上啊!她所能批判的必然也僅能是報告的內容啊!相同的,寫文章的人罵的可 是陳瑞仁檢察官啊!他所批判的必然也僅能是他身為檢察官的執行公務內容。只是能明白這種道理的人畢竟不多啊!所以才會把這種事視為人身攻擊。

不 過相較之下,他們對於媒體在造神時,經常放大某些公眾人物私行一事,又似乎全然的沒有意見。例如李子春光頭戴毛線帽個性嫉惡如仇、不畏權勢,陳瑞仁的政治 立場是泛綠的,曾和泛綠的那個大頭合照過,偵察期間又是如何的焚膏油以繼晷之類的。老實說,他私底下是個什麼樣的人關我屁事啊!焚膏油以繼晷又如何?如果 他焚膏油以繼晷就是為了要捏造被告的自白的話,那我還寧可他準時打卡下班,以免造成更大的禍害。

罵人的高度?連目標都搞不清楚就在想高度的話,我想跌死的機率恐怕很難降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