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98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公民腦殘的衍生物

記得我之前在革命末路裏曾說過,革命之所以動人心弦,很多時候就是因為他們以小搏大的精神受人感動,例如那個革命十次,每每被大清政府逼得四處竄逃的孫逸 仙,例如那個最後慘遭殺害的切.格瓦拉,我想這些人雖然起身對抗不義,但應該也不致於愚蠢到以為只要自己站在正義的一方,就能如聖人出世,四方景從吧!但 是我想我還是不得不說,更多時候人類的愚蠢程度是遠遠超越我那貧弱的以為。

例如有許多人開始公然的為違法行為、革命和暴力說項。像之前施明德在募款的時候,就有位天才媒體人特別利用媒體公器,為文指稱
 革命獻金 何來違法?好像孫逸仙當年從事革命卻從沒大清帝國通緝過似的(詳情請參閱:革命、革命,多少豬頭假汝之名以行!)。另外呢在這篇所引用的某教授,也同時扮演了一個這樣的角色。認真說來,這個教授是說的很好啦!引用的理論也很豐富,可惜的是運用在現時的台灣卻顯然的不切實際,例如他的這段結論........

"如果是這樣,那麼因動輒得咎而生的公民暴力行動,也是必須被同情理解的,因為它是國家法暴力的衍生物,在譴責它之前,必須先譴責國家法暴力。
因此,凡是要談公民行動與暴力之間的關係,必須要嚴肅面對一個理論問題:公民有無正當暴力的可能?"

這段結論基本上的邏輯是沒太大的問題啦!但是很遺憾的是,在現今的台灣其實是不存在一個足以衍生公民暴力行為的國家法暴力的。

記得自從2004年以來,泛藍政治人物乃至於群眾的社會抗爭陰影就無所不在,當有人指責他們破壞社會穩定的時候,這些人為了讓自己的失序行為正當化,通常就會說過去的民進黨也是這樣的,為何當初民進黨行,他們就不行?

是嗎?一樣嗎?噢~,不不不,當然不一樣!例如如今的他們不管怎麼抗爭,應該都不會有像王幸男委員過去一樣,被霹靂小組拖到公廁之中私刑痛打的經驗吧!

相 當有趣的是,在過去國民黨獨裁時代的政治抗爭活動,主辦的人員通常都很不願發生暴力事件,因為怕造成社會大眾的不良觀感,進而損害他們向社會大眾宣揚政治 理念的目標。於是多半的情況下,在活動的一開始時,都會要求群眾盡可能的理性,若真要進行肢體抗爭的話,也盡可能的以靜坐的方式進行,大家手挽著手好讓警 察抬不走。不過通常的結果都是由警方率先進行暴力驅離的行動,而在裝備懸殊的情況下,理所當然的,被打的頭破血流的自然也是民眾居多。

但 如今就不同了,民眾在進行政治抗爭時,明明人就很少,警察還是得依當初民眾按萬惡的「集會遊行法」申請的場地進行交通管制,好讓他們可以方便宣揚自己的主 張,順便還可以繞場表達人少心堅定的立場。然後在這一場史上第一次申請成功的24小時的政治集會活動中,還得擔心他們凍著、病著,不然給媒體說他們態度不 佳,那他們可吃不完兜著走。不過有意思的是,就在萬惡的國家機器如此和平理性的對待民眾時,民眾反倒開始對著媒體鏡頭大聲的主張暴力有理、革命無罪了。

如 果真的要談國家法暴力所衍生的公民暴力行為的話,這個理論適用在上述的那個案例之中,應該是不會有太大的疑義的,不過前題是,如若我們很幸運的沒有腦殘的 話。但是話說回來,也的確很令人遺憾的是,這世上腦殘之人多如過江之鯽,和現時台灣主張革命的人數不僅極端雷同,重疊性還很高。

於是我想我得說,是的!國家法暴力的存在確實可能衍生公民暴力行為,但是依我看,目前那些反扁人士們所實際進行以及口說的暴力行為,更可能的,其實僅僅只是公民腦殘的衍生物罷了!
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