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99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革命末路

記得摩托車日記的電影在台灣上映的時候,有一位朋友帶著興奮的表情告訴我這個消息...........

友:喂!摩托車日記要在台灣上映了耶!

我:?

友:就是那個切.格瓦拉的故事啊!

我:切.格瓦拉?你是說那個賣T恤的?

我無意抹殺「切.格瓦拉」本人對於古巴這個國家乃至於世界所形成影響,但是我對於那些在他死後,只會跟在他後頭追尋革命情懷而無意理解現實的人們感到不屑。

革命之所以浪漫,就在於革命總少不了英雄與獨裁者、正義與邪惡、黑暗與光明對決的古典戲碼。而革命者之所以被視為英雄,革命結果的成功故然是必要的,但是以小搏大、為弱勢挺身對抗的霸權這種異於常人的選擇,卻也是革命者之所以稀少到被視為英雄的重要原因之一。

而這也就是為什麼魚夫先生會出現上述那段話的主因了。正因為革命者是獨裁社會的限定商品,所以在民主社會之中自居革命者,自然也就難離贗品的命運。

我 於是開始能夠明白,為何反對罷免阿扁總統的人們,會被某些人們稱為「保皇惡勢力」了。因為如果今天現實世界的阿扁總統,只是一個受困於混亂憲法制度名義上的主 政者的話,那這些挺身對抗「萬惡阿扁」的革命者又該如何自處?革命者雖然以其浪漫形象魅惑世人,但遺憾的是,這樣的形象塑造並無能擺脫其為獨裁社會副作用 的本來面貌。

如今在台灣自號革命者的悲哀,就在於在他們眼前並沒有一個真正的獨裁者,以致於他們必需去虛構一個「萬惡的阿扁」出來,這才 能成就他們身為革命者的英雄想像。於是在如今的台灣,革命者有如過江之鯽,在電視媒體上、在電腦網路裏、在立法院門口吹著冷氣吃著冰淇淋、或是直接進入演 藝圈。

民主的前行所帶來的,是革命的末路,於是現今在台灣風起雲湧的革命者風潮,也正是獨裁反動勢力在台灣民主路上最後一次的反撲。

而相當諷刺的是,當那些身在台灣的革命者,不論說什麼、做什麼、都很難有被他們口中的「獨裁者」逮捕下獄的憂慮時,革命者的人數於是突然間的多了起來,不管什麼阿貓阿狗只要喊「阿扁下台」就能成為革命者,這個革命者的英雄光環於是因為眾人分潤的結果,獑漸的暗淡了下來。

和革命不同的是,民主從來就不是件浪漫的事。民主是生活的、民主是瑣碎的、民主是煩人的、民主是沒有英雄的、民主說穿了,也只是在處理分蘋果這種吃力不討好的工作而已,而且在民主社會之中,正義與邪惡經常是以雙面一體的面貌現身,而不是如同獨裁社會般,對抗而獨立的存在。

民主的台灣所真正需要的,是能夠耐下心來處理民主社會繁瑣細節的平凡公民,而不是執著於浪漫情懷與英雄虛名的革命者贗品。

也因此遂行民主所帶來的,正是革命的末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